“欧洲杯不热”说不成立背后的版权生意正如火如荼

如果说,克罗地亚队常规时间绝平西班牙队,尚可被视为世界杯亚军队余威犹在的话,那么瑞士队点球爆冷逆袭法国队,可真叫人大跌眼镜了。

随着英格兰队将德国队踢回老家,本届欧洲杯的八强也正式浮出水面。种子选手法国队、德国队、葡萄牙队接连出局,传统豪强的面子又快兜不住了。

足球场内的故事足够精彩,场外的切磋也颇为热闹。当然,讨论最多的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版权。所谓版权,就是球迷在哪儿能看球的问题。

事实上,自2020欧洲杯开打以来,关于欧洲杯版权的归属、界定以及保护的讨论,接连不休。侵权者层出不穷,所有者积极应对,监管手段不断革新。

新球迷或许会有些疑惑,打开电视,总台央视体育频道能看,中国移动魔百盒也能看(IPTV);打开手机,央视频、咪咕视频、爱奇艺体育都能看。更不用说那些乱七八糟的直播平台了。怎么感觉这么乱?谁家的版权是正版?

揣着疑惑,影视独舌专访了当代文体(原当代明诚)品牌部总经理文安,请她就2020欧洲杯的版权归属、盗播问题,以及体育直播的市场现状答疑解惑。

2020欧洲杯的大陆版权方,早在2015年就勘定了。TV端版权依旧被熟知的央视拿下,而新媒体独家版权则归属于新英体育。双方版权互不干涉。不过,由于疫情的影响,2020欧洲杯并未在去年如期举办,改到了今年暑期。

央视能获得欧洲杯版权,不算新鲜事了。对老球迷来说,欧洲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与央视绑定了。

犹记得2016欧洲杯的时候,央视还发过专门的版权声明,强调本届欧洲杯央视拥有电视和网络的独家直播资源,严禁第三方对比赛内容的盗播。

版权为何总在央视手中?这和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二十年前颁发的一项通知有关。2000年1月24日,《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发布,明确指出为防止国内外重大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中出现不协调的现象与事故,重大的国际体育比赛,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与购买,其他各电视台(包括有线广播电视台)不得直接购买。

央视购买全媒体版权之后,本着商业开发的目的,一般要进行版权分销。如2012欧洲杯,球迷就可以在PPTV、腾讯、新浪、搜狐、网易收看欧洲杯赛事。

直到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的颁布,对体育赛事转播权的限制才逐渐放宽。央视仍保留有奥运会、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的TV端独家购买权,但新媒体版权却没有限制。

所以,本届欧洲杯就出现了TV端版权和新媒体版权并举的新玩法。能在央视手中抢下2020欧洲杯的新媒体版权,可见新英体育意图大干一场的决心。

尔后就是大众比较熟悉的过程了。2016年,央视和中移动携手打造国家级4G播控平台,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央视拥有版权的直播,几乎都能在咪咕视频观看。2018年,当代文体收购新英体育,使之成为自家子公司。同年,新英体育与爱奇艺达成合作成立新爱体育,二者合作后,统一更名为爱奇艺体育。

据文安介绍,国内获得了2020年欧洲杯直播版权的平台共有三家,分别是央视、咪咕视频以及爱奇艺体育。

其中,央视和爱奇艺体育的新媒体版权是直接向新英体育采购所得,咪咕视频的版权则是由央视向其分销。

咪咕视频的版权分为两块,一是网络平台,也就是所谓的手机端;一是IPTV,也就是所谓的电视盒子。至于央视频,本质上理应也属于新媒体版权。

总而言之,不论是CCTV5、CCTV5+、央视频的央视系,还是中国移动魔百和、咪咕视频的咪咕系,还是爱奇艺、爱奇艺体育、爱奇艺银河奇异果的新英系,皆是正版版权。而其他未得到授权的直播平台,自然要被归属到盗播系中了。

2020欧洲杯7月12日落幕。比赛再精彩,最多也就再踢7场了。事实上,同期在踢的,还有美洲杯和亚冠。前者还有点大众热度,毕竟有梅西;后者的关切点,只剩下国安被进7个了。可无论是哪项比赛,直播时总会面对版权争议。

盗版屡禁不止。影视类作品第一时间也会出现盗版,但往往受限于清晰度,支持正版的人仍然占了绝大多数。

最近吵得热烈的长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平台之争,实则早已跨越了最初的盗版之争,而是所谓的商业模式之战。而体育直播尚处于第一阶段:盗播阶段。

原因很简单,体育比赛最大的魅力,是不确定性。就拿足球赛来说,弱旅可逆转豪门,强队也会输给弱队。而这种不确定性,在观看上,讲究的是一个第一时间。

凌晨三点的比赛,早晨六点起床看个结果,无论输赢,总归少了份参与感。剧集晚点看没关系,电影迟两天也无所谓,但比赛错过了,就没多少意思了。

所以,盗播就是对体育直播产业的最大破坏。而如欧洲杯、世界杯这般大赛,正是盗播的重灾区。2020欧洲杯,又一次出现了这种情况。

文安表示,为了解决侵权问题,央视、咪咕和新英体育三大平台联合打击“版权滥用”,对所有发现的侵权行为都会统一汇总到总台版法室,来统一维权。开赛前,作为本届欧洲杯版权源头方的新英体育也提前向电信联通等运营商发函,详细介绍了欧洲杯IPTV版权情况,并希望各方通过合法途径获取其版权。

情况不容乐观。单说土耳其队对阵意大利队的揭幕战,国内就有超过150个渠道涉及侵权播出相关内容。版权方监测系统显示,公网侧维权系统共发现直播侵权开幕式及揭幕比赛的平台112个,PC端90个,移动端6个,OTT端16个,链接数225条;IPTV侵权省份28个,发现50个运营商省分公司侵权。

面对这一情况,文安认为体育直播维权依旧任重道远。虽说只要一经发现,版权方有权给未获得版权的平台方发函要求删除侵权内容,新英也持续全网监测,但仍有不少观众因为不清楚到底该在哪里观看“正版”比赛直播而观看了“盗版”。

事实上,赛事版权侵权问题历来已久。就在前两月,央视诉PPTV侵权一案才刚刚宣判。侵权行为发生在2016欧洲杯举办时。由于没有获得版权,“机智”的PPTV采用了大屏电视+解说评述的模式,背景大屏幕上俨然是央视的数据信号。

判定是否侵权的过程很曲折。最终法院认定球赛可被视为属于文学艺术领域的具有“独创性的表达”,按照《著作权法》规定的类电影作品进行保护。

这一情况未来大抵有所改善。随着6月1日新《著作权法》施行,体育直播正式被纳入了保护范围。“惩罚性赔偿制度”法定赔偿上限更从50万提高到了500万。从此,有法可依了。“只要罚得够重,总能有效果。”文安道。

但更让人头疼的,或许不只是盗播问题。足球论坛的新闻、动图,及短视频平台上数不胜数的进球画面,实则也属于侵权行为。按理说,这是不被允许的。

本质上,这又与长短视频之争重合了。长视频平台痛斥短视频平台时,就曾谈到过综艺/剧集刚刚播出,就被用户剪成短视频上传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平台与平台之间相互协调了。光靠用户自觉,不知要哪年哪月了。

受到疫情影响,2020欧洲杯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没人看球了。朋友圈里,平日发言最频繁的球迷睡着了;足球论坛上,英格兰队踢德国队的讨论热度,还不如一场双红会。被誉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在国内不受欢迎了吗?

文安给出了不同的答案。疫情之前,多数家长暑假都会带着孩子去旅行,今年只能蹲在家中看电视。她表示,从移动端数据来看,本届欧洲杯的热度,实则要比往年的热度还要高一些。这份热度,甚至还拓宽了商务营销的市场。

对中国观众来说,2020欧洲杯最熟悉的莫过于球场边那些用简体中文写就的围栏广告了。欧足联官网显示,本届欧洲杯共有12家官方赞助商,其中4家来自中国,分别是海信、vivo、Tik Tok和支付宝,占了足足三分之一。

这里还有处趣闻。FT中文网先前撰文称,中国观众在欧洲杯赛场上看到的广告牌是“虚拟”的,是“中国市场专门定制的”。但经过查证,FT中文网迅速否定了这一说法,并道歉称:绝大部分中文广告为现场广告。写到此,笔者不禁想到了2018世界杯时,蒙牛与梅西的广告合作。

当然,像VIVO、支付宝,仍是与欧足联直接合作,而非与大陆版权方合作。不过,文安告诉笔者,2021-2028亚足联的所有相关赛事的全球独家商务权益都在当代文体。假以时日,欧足联也有可能与大陆企业达成独家商务权益合作伙伴。

欧洲杯结束之后,联赛很快就要到来。英超、西甲、德甲、意甲、法甲五大联赛,国内观众最多的是前两者。尤其是英超,更是近年来欧洲第一联赛。

有趣的是,新赛季第一联赛在哪儿看,还是个大问题。2010/11至2018/19赛季,英超联赛的独家转播权在新英体育。后被苏宁天价购得。但由于主体业务危机,苏宁去年与英超联盟解约,腾讯低价接手了2019/2020赛季的版权。

从天价到低价,仅仅过了一年的时间。在文安看来,两者都不会形成常态化。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合适的价格在合适的时机才是常态,物极必反,盛极而衰,英超版权价格也不例外。

“疫情对整个足球产业的影响,总体上是负面的。但疫情过后,上下游必然要发生部分变化。比如议价权,比如采购价格。体育直播产业的未来前景,还得看国足的具体表现。如果12强赛能打好,闯入世界杯,那生意就能好做。”

影视独舌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媒体主张: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