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报前社长等一锅端的要害是什么

11 月 1, 2023 LDSPORTS

中国民族报社原党委书记、社长,现任西南民族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正司级),党委宣传部部长张华志;

三人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统战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河北省衡水市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前文:中国民族报前社长、副社长、经济部主任一锅端)

不知道这三个人被“一锅端”的具体问题是什么,但根据多年来对中国民族报及其中国民族宗教网的观察和论战等等亲身体验,我相信,即使他们有经济等方面错误和犯罪,这些错误对国家根基的伤害也远远不可与他们主持该报时指导思想错误造成的损害同日而语。

中国民族报创刊于苏联解体10年后的2001年,那个泱泱大国悲惨覆灭,以逆向歧视主体民族俄罗斯族、民族识别、民族区域自治为特征的民族政策是关键,南斯拉夫也是如此;而多年来该报文章主流究竟是站在中国立场上客观总结汲取苏联、南斯拉夫教训而主张、推动中国改革民族宗教工作,消除隐患,还是反其道而行之极力主张要求对导致苏联、南斯拉夫解体的这些政策措施变本加厉,世人有目共睹。至于这些作者们为何如此,动机何在,世人自有判断。

以官媒身份大力宣扬族教捆绑,在“民族团结”旗号下把作为外来宗教的教义说得高于中国文化传统和中国国法,不是维护中国国体而是相反,不是推动促进民族交往交融国家社会一体化,从而巩固中国国家统一、长治久安的根基,而是在中国社会内部不断制造和强化区隔,不是“合众为一”,而是“分一为众”;而我们维护中国文化传统、维护中国国体、主张推进国家社会一体化的论述则被扣上“破坏民族团结”等等大帽子,连朱维群同志这样的高级领导干部也被该报头版组织系列文章围攻叫骂,……多年来我们亲眼见证、亲身经历的中国民族报所做的这一切,足以令人判断问题所在。

如上文所述,中国民族报创建于2001年,至今不过22年,其中竟有18年以上、也就是82%存续期的内容被下架而不能在官网查看。作为一家部委直属官方媒体,该报长期以来指导思想出了怎样的严重偏差,刊登的文章有多少严重错误,才会得到这样的处理?

进一步看看中国民族报社在4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宣张华志、李晓东、李冰一锅端之后的反应。当天,中国民族报社召开党委(扩大)会议,通报情况,根据该报官方对这次会议的报道通稿,这次会议强调了这句话:

也许仅仅是巧合,在官宣张华志、李晓东、李冰一锅端之前两天,26号上午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官方发言人正面确认,“八旗文化”出版社总编辑富察因危害国家安全被捕。此人出品的书籍等等一贯贬低华夏正统王朝和民族英雄,拔高历史上少数民族政权与人物,吹捧粉饰石敬瑭、吴三桂等中国正统史观中的汉奸等等而闻名,本名李延贺,曾是党员,在体制内一直当到了上海文艺出版社副社长,上了台湾方面贼船后就不再使用身份证上姓名李延贺。这两件事,再加上多年以来某些势力宣称卫青、霍去病、岳飞、文天祥等人不是民族英雄,余茂春、余杰等著名反贼汉奸都是“铁改余”(相关阅读:梅新育:制裁机构尤须关注其中的叛徒反贼),一起结合起来看,更能让人品出其中滋味。

根据有关报道,张华志以前在国家民委机关工作,2013年10月至2020年9月任中国民族报社党委书记、社长,2020年9月调任西南民族大学党委委员、党委常委、副校长(正司级);中国民族报创刊于2001年,至今22年,张华志主持时间占了1/3。在这段时间里,民族宗教领域众多“主流学者”们热衷的话题是“《民族区域自治法》小宪法地位”、“独立公投制度”、“自治的公安部队”,乃至“民族区域自治赋予国家政权合法性”,等等,《中国民族报》的“中国民族宗教网”刊发文章宣称要“担负起赋予的大地代治者的责任”,在涉及经济方面的那些主张更是非常荒唐,许多非常无知。

而且,这些荒唐思维的惯性非常大,直到去年, 2016年拨乱反正开始已经六年,中央明示的指导思想已经明确转向“中华民族共同体”,这回一同落马的中国民族报副社长李晓东到浙江调研民族工作,从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官网文章来看,他调研的、宣扬的和浙江当地民宗部门当作正面做的讲的还是维持、制造和强化区隔那一套,打了个“中华民族共同体”旗号,实质南辕北辙。这样的做法是在本来没有民族宗教问题的地方引进民族宗教问题,而且是国家腹地、财赋重心所在。现在李晓东已经落马了,看浙江那边最终要付出何等代价才能幡然醒悟吧。

2015年5月31日,凤凰网刊发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原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与藏族作家阿来对话《过分强调民族差异不利于国家认同形成》,朱维群强调,民族政策走向要向交往交流交融方向努力,增强中华民族的共同性、一致性,“而不是再去强化和细化民族之间、民族区域自治地方和非民族区域自治地方之间的区分,把这种界限划得越来越清楚”,以此确立少数民族群众发自内心的对中国国家的认同,而不是对“大藏区”之类的认同,从根本上实现长治久安与经济社会发展。经过多年的实践检验,现在回顾,朱维群所说无疑是真知灼见,而且已经陆续成为国家政策,但在当时却招来《中国民族报》迅速连发7篇特约评论员文章大肆攻击叫骂、扣帽子,由国家民委大笔杆子执笔,以“明浩”笔名刊发:

明浩:《强调多样性有何“过分”?——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一)》,《中国民族报》,2015年6月9日;

明浩:《“国家认同”,最关键的是什么?——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二)》,《中国民族报》,2016年6月12日;

明浩:《民族“交融”是个双向过程——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三)》,《中国民族报》,2016年6月16日;

明浩:《照顾还是权利?——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四)》,《中国民族报》,2016年6月19日;

明浩:《辨证看待身份证上的“民族”——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五)》,《中国民族报》,2015年6月23日;

明浩:《“民族”与“区域”,相互离不开——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六)》,《中国民族报》,2016年6月26日;

明浩:《也谈“反思” ——对于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的再学习(七)》,《中国民族报》,2015年6月30日。

气焰嚣张,动辄无底线叫骂、威胁、顶格上纲上线扣帽子罗织罪名,甚至诬告陷害和滥用国家专政机关,这本是多年来“民委系”从中学生到所谓“高干”、“学者”许多人的普遍作风,众所周知,不足为奇,我本人多年来亲身领教甚多,从中学生到所谓“高级知识分子”那种毫无教养、斯文扫地、出口成脏的流氓作风,我永世难忘,而这些年来是什么人向那些暴恐分子、海外政治敌对势力提供我的电话号码等等信息,以便他们对我威胁攻击、设计陷害,我心里有数。

张华志主政《中国民族报》之前,该报最有名的围攻事件当数2011年围攻胡鞍钢、胡联合等人提出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当时,胡鞍钢、胡联合在《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刊发论文《第二代民族政策:促进民族交融一体和繁荣一体》,提出应根据实践检验结果与时俱进实施“第二代民族政策”,结果遭到《中国民族报》组织大批文章围攻,据说总数高达上百篇。但《中国民族报》2015年那次围攻朱维群打破了基本的政治伦理,其严重性上了一个台阶。因为我也好,胡鞍钢也好,都是学者;朱维群却是原来的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中央统战部则是国家民委的主管部门,国家民委主管的《中国民族报》连续发文攻击自己主管部门的主管部门的领导,这对于基本政治伦理构成了何等践踏,不难理解。

至于“明浩”那几篇文章的论调何其荒谬,“明浩”多年来一系列文章、代表性专著的问题,就不在这里赘言。

其二是2017年3月21日《中国民族报》第七版副刊《宗教周刊—文化》版刊发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文章《警惕极端无神论的危害》,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这篇文章论点基本没有事实依据,实质上是否定2016年中央全面启动的民族宗教领域拨乱反正,特别是否定中央治理泛化、去中国化等颠覆性政治风险的决策与努力。更致命的是,尽管作者本人或许并没有清醒地意识到,那篇文章的逻辑是把党和政府官方意识形态与宗教等量齐观,等于剥夺了其官方意识形态地位,其借口批判所谓“极端无神论”,实质上是要解除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武装。

2016年拨乱反正之前,正因为我国民族宗教领域正常的价值观等等已被颠覆,各类领域问题都发展到了极为严重的边缘,民族宗教领域的人们担忧大乱将临的危机感相当浓重、普遍,以至于这首诗颇为流行,令我大为震撼:

从2002年末“中国历史教科书事件”引爆全网舆论,社会上下奋起捍卫岳飞、文天祥民族英雄地位;到一再爆发的分裂主义动乱、暴恐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深刻地证明此前的民族宗教政策存在毁灭性错误,继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到2016年初中国人民护国运动狙击食品立法图谋;……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终于迎来了2016年开启民族宗教领域拨乱反正,形势由此已经大大好转:

从国家民委、宗教局等部门,到新疆、宁夏、内蒙古等地方,先后经历了深刻的人事调整和组织整顿,《中国民族报》围攻朱维群时的国家民委主任等人相继去职;

就经济而言,且不提平息暴恐袭击潮对经济社会发展环境的意义,这场拨乱反正也从指导思想上对宁夏等地经济悬崖勒马,挽救了新疆、宁夏等地的长期经济命运。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无论还会经历多少波折,我相信,2016年以来的拨乱反正会持之以恒推进到底,被颠倒的价值观终将回归正常,外来宗教冲击终将被风吹雨打去,而中国永生。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