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少女一家被日军逼迫自尽广西兵一分钟救了七口人

11 月 3, 2023 LDSPORTS

朱桃芝的父亲赶紧弄来一条船,与几户邻居一道带着家人往沅江方向逃。逃难的人越来越多,河中的大小船只就有几百条。划到厂窖时,船被堵住了。

突然空中窜来几架日本飞机,朝着河中的船只丢炸弹。朱桃芝的父亲火速将船划到靠近厂窖街的岸边,叫船里的人赶紧出来。

全家九口人上了岸后,躲进了一块蚕豆地里,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木船被炸沉。船上的被子、食物等都沉到了河里。飞机撤走后,朱桃芝一家躲到了距离厂窖街上不远的一户农民家里。这户农民家里只有两间茅草房,却挤进了100多个难民。

大约10多分钟后,几个端着刺刀的日本兵窜了进来。朱桃芝吓得直打哆嗦,紧紧地抱着母亲。顿时屋子里一片混乱,有的人赶紧往床底下钻,有的往屋梁上爬。六个日本兵持枪守住了大门,三个日本兵进屋搜索。

日本兵先是将女人推到门口,由守门的日本兵一个个搜身,见到贵重的物品就装进口袋里,然后将女人都赶出屋子去。朱桃芝和母亲还未被赶出屋,鬼子就将屋里的男人一个个刺倒在地。

家属们见到亲人被杀害,嚎啕大哭起来,有的人还扑过去与鬼子扭打。鬼子则用枪托将扑过去的人砸开。朱桃芝看到,父亲、堂叔、大哥、二哥都被鬼子刺倒在地。

四个亲人被刺,朱桃芝和母亲抱头痛哭。鬼子则疯狂地将她们统统推出了屋子,赶到禾场上去。鬼子杀人之后,开始放火烧毁屋子。朱桃芝的母亲悲急交加,一会儿放声大哭,一会儿又傻笑。

半个小时之后,屋子被烧塌了。就在鬼子放火烧房子时,母亲带着朱桃芝逃往屋后的田边。鬼子看着她们逃走,也没有前来追赶。母亲一边走一边哭,嘴里念着被害的亲人。

“妈妈,我在这里!”突然二哥长青从田里站了起来,他一身血糊糊的,整个人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样。长青刚说完这句话,就昏倒在了田边。

朱桃芝的母亲和二嫂赶紧弄来两捆干草铺在田边,把二哥长青抬到草上去。二嫂从身上脱下一套衣服,换下了二哥身上的血衣。母亲在路边扯来一些治疗刀伤的药,用嘴巴咬碎了给他敷上。

这个时候,她们才发现,二哥长青的身上竟然有32处刀伤,他的右手被刺了18刀,后背和腿上被刺了14刀。

过了许久之后,二哥缓缓醒来。母亲问他是怎么逃出来的,他哭着说:日本兵进入屋子时,他躲在了床底下。日本兵用刺刀往床底下刺,他受伤后昏迷了过去。后来他被浓烟呛醒,才知道鬼子在放火烧房子。

二哥长青使劲地用脚把芦柴壁子踢了一个洞爬了出来,他口渴得喉咙像要冒烟,爬出屋子来后他便爬到田里喝水。当他听到母亲和妹妹的哭声时,才敢从田里出来。

又过了十多分钟后,母亲带着朱桃芝在一块田边找到了躲在田坎下浑身无力的父亲。母女二人见到父亲还活着,顿时悲喜交加,赶紧蹲下身去被他检查伤口,给他止血。

原来在日军杀人时,朱桃芝的父亲装死逃过了一劫。他身上被刺了一刀,但没有刺中要害,他趁鬼子到屋外放火时从挖开屋子后面的栅栏,逃到大田下的洞里躲了起来。

找到父亲和二哥后,朱桃芝和母亲继续到处寻找亲人,她们又找到了祖母和二嫂。朱桃芝的母亲扶着父亲,嫂子背着二哥,艰难地走进了一片树林,经过清点人数后发现大哥和堂叔没在。

母亲又冒死返回那间被烧塌的屋子,翻开了一具具被烧得难以辨认的尸体,结果发现大哥和堂叔已经被烧死了。当天夜里,劫后余生的一家人住在树林里,他们哭泣着、咒骂着万恶的日本鬼子。

第二天一大早,朱桃芝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哭着给母亲要饭吃。母亲看着被烧光的房子,看着死难者的尸体,实在想不到那里还能弄到吃的。后来朱桃芝的姐姐和三哥找到了一块蚕豆地,摘了很多蚕豆回来吃。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天,因为实在是没有吃的,朱桃芝一家只好再次躲进一户农家里。但是,他们又遇到的鬼子的再次一次扫荡。

这次来了4个日本兵,两个守着大门,两个进屋子搜查。一个鬼子举起刀朝朱桃芝的父亲砍去,祖母赶紧去抱朱桃芝的父亲。这一刀砍到了朱桃芝祖母的手上,祖母右手的4个手指头被齐齐整整地砍断了。

鲜血瞬间从断指处喷涌出来,祖母痛得在地上打滚。这几个鬼子抢走了这户农家仅有的一条被子后,又打算将朱桃芝一家杀死。鬼子将他们一家驱赶出屋,来到了屋外的池塘边上。

鬼子逼迫朱桃芝一家往里面跳,朱桃芝的祖母哀求日军放过他们,但鬼子完全不肯罢休。眼看死亡已经不可避免,母亲和祖母在田边捡了一些稻草,搓成一根长长的绳子,把全家人一个个捆在这根绳子上。

当时一家人已经不抱活着的希望,只想着一家人死也要死在一起。日本兵似乎看明白了他们的意图,也没有阻止他们编绳子,而是蹲在池塘边上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当绳子编好,每个人都被捆住了右手后,鬼子举起刺刀将他们一个个赶进了池塘里。池塘里的水很深,很快就淹没到了朱桃芝父亲的脖子,朱桃芝等孩子很快被淹没。

就在这要命的一瞬间,突然一阵枪声响起,站在池塘边上的两个鬼子一头栽进了池塘里,鬼子的血很快将池塘的水染红了一大片。另外两个鬼子见状吓得拔腿就跑,紧接着又响起了几声枪响。

在池塘中渐渐失去意识的朱桃芝,突然感觉到被人用力拉了出来。仅仅一分钟时间,她和其他6个亲人就被拉出了池塘。朱桃芝睁开眼睛时,再次看到这个可爱的世界,再次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朱桃芝看到,祖母、父亲和母亲正在拉着一个头戴钢盔,手持轻机枪的军人致谢。这个军人说他姓韦,属于广西部队中的机枪手。他们在马路的另一边行军,他听到这边有哭声过来查看,结果救下了他们一家。

“你们不要死!一定要活下去,我们迟早是会打赢日本鬼子的!”这个韦姓军人用非常坚定和自信的口气劝说朱桃芝一家,要他们坚强的活下去。

说完这些话后,他把机枪夹在腋下,急匆匆地朝来路奔去。他肯定是追赶部队去了,他们正朝着硝烟滚滚的远处而去,去与正在作恶的鬼子拼个你死我活。

朱桃芝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军人离去的背影,他后来是否活着看到了胜利,是否回到了广西?朱桃芝不得而知,他希望这个好人能看到鬼子投降,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